最新消息:

对当下2020资本市场的一些观察

基础知识 laobai 32浏览

各位朋友大家晚上好。最近这个2020的开年,仿佛在印证着之前一些关于“庚子年”的传说,民间把庚子年称为“庚子之灾”,也叫“庚子大难”,“庚子大坎”,“庚子轮回”。不过回顾历史上的每个庚子年,都伴随着重大灾难或历史转折。天灾人祸携手降临,四处播撒灾祸、战争和死亡。而且这样的大灾之年,每60岁一轮回。究竟是巧合,还是某些我们无法参透的法则呢?

这个问题还是太高深,对于我这个周易的入门者,还是慢慢再参悟吧。反正这个2020年开端的“新管病毒”疫情,让每个人都有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对于家住武汉的我,也只能闷在家里,每天看看书,看看行情度日。然后看了,想了,想着还不如找个地方,分享出来和各位一起探讨学习。才有了今天这么一个公众号。

大家肯定很好奇为什么是这么一个名字?不做老大,非要做老二的呢?其实我们这里的而“二”并非序列一二三……的二。而是二八定律中的“二”,又叫帕累托法则。这个世界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法则,大家不得不信,因为这就是客观规律。至少在当下人类智慧的理解范畴之内,他是对的。二八定律,其实很简单,显示中的例子太多,比如:20%的人掌握80%的财富,80%的人只掌握剩下的20%的财富;股市里20%的人赚钱,80%的人亏损……

所以,我希望咱们大家都能成为这二八定律中,20%的人。通过把握一些能够把握的客观规律,战胜原本是属于80%那类的自己。

笔者在金融行业从业也有数十年,摸爬滚打过来,吃过一些亏。两轮牛熊下来,也算是积累了一些经验和财富。费曼学习法告诉我们,最好的提升方法,就是再传授给别人。这里传授谈不上,只希望在这里同各位的交流中,同各位一起成长。毕竟投资之路漫漫,本身和个人的身心修行一样,没有尽头。

说到投资,谈一谈个人对于2020年的或者这前后今年这个阶段的一些看法吧。稍对经济有所关注的朋友,应该有这么一种感受。就是现在不是一个很稳定的阶段。整个世界都是。

其实的不稳定来源自于经济失衡。失衡发生在人与资本之间、阶层与阶层之间、国与国之间,表面看可能是全球化和信息科技改变了人类社会的生产方式和组织模式,提升了生产力的同时,也拉大了资本回报和劳动回报的差距。

然而全球化和信息科技都不应该为经济失衡负责,这些是人类社会发展难以逆转的趋势,不需要也不可能发生改变,唯一可以改变且需要改变的是与之相适应的社会制度。这其实都是我们之前说的规律。

金融危机敲响了经济失衡和美元信用的警钟,然而金融危机之后,建制派政府调和经济失衡的主要手段还是宽松货币和扩张赤字,这进一步加大了人与资本的利益分配失衡问题,造成了精英阶层与大众阶层的分裂,也削弱了美元信用。精英阶层主导的自由资本主义无法调和财富分配的长期失衡,解决问题的制度改革迟迟没有出现,经济失衡最终造成了政治失灵。

政治失灵的一个结果,就是民粹主义抬头。民众对精英政治的失望不满,成为产生民粹主义的温床。

过去十年,民粹主义在世界各地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在盎格鲁撒克逊国家,是特朗普和英国脱欧的白人民族主义;在中欧和东欧,是民主主义铁腕人物;在拉丁美洲,是左翼民粹主义;在中东,是穆斯林原教旨主义;在印度,是纳伦德拉莫迪的印度教民族主义。但民粹主义的方案无法解决自由资本主义的缺陷,世界只会变得越来越不稳定。

而这个民粹主义抬头也是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历史大背景。商人总统自上任以来,对美国的国内政策进行了若干重大调整:仿照里根大规模减税,提高军备支出,放松金融业监管,以政府停摆的方式威胁国会提高赤字,在推特上给美联储施压降息,限制移民和工会的权利,对外发起贸易摩擦,鼓励制造业回流,并推出5G网络建设计划,宣布美国必须要获得全球5G竞争的主导权……有意或无意地,特朗普已经让美国的政治制度有了转向国家资本主义的雏形。

正如“债王”杰弗里冈德拉奇所说:“世界正处在第四弯”,达里奥也说过类似的话:“现在像极了上世纪30年代的二战前夕”。

而今年,2020年是美国大选年。目前来看,民主党候选人并没有提出能够冲击特朗普连任的竞选纲领,众议院发起的总统弹劾也不足以动摇特朗普的地位,对于特朗普而言,连任的最大对手就是美国经济。所以,特朗普在大选年有改善经济和稳定资本市场的主观诉求,大概率会在贸易领域寻求阶段性缓和、在政策层面迫使美联储降息、在技术应用领域对中国加大限制,但是美国财政赤字扩张和逆全球化政策造成的美元流动性危机可能再次出现。

对于我们中国而言,面临如此复杂的外部环境,关键是做好内外调整,缓解外部环境的负面影响,也做好长期竞争博弈的准备。

大家也知道2020年是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要完成十三五规划的GDP翻倍目标,2020年实际GDP增速需要5.9-6.0%,和2019年下半年相当。按照目前疫情的情况一季度回落GDP到4.5-5%,后方的压力是想当巨大。

对于,2020年股票市场,我个人的判断是波动可能明显大于经济的波动。上半年,应该会明显好于下半年的行情。疫情当前,而经济阶段性迫切的企稳需求,会来大家对政策超预期释放的兑现情绪。这也带来这轮,大幅杀跌之后,快速反弹的“逆向行情”。但是利率阶段性上行将压制估值,多方面风险因素可能在指数高位出现。而如此演绎到下半年,名义增速和无风险利率下行,利率下行打开估值空间,科技成长和价值龙头的溢价回升(TMT、新能源、医药),但是经济下行的担忧可能重新出现,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可能随大选临近再次上升。所以指数角度,可能会存在一定的压制。

长期来看,市场的两个长期趋势已经形成:第一,科技成长只少会有2-3年跑赢金融地产等周期的单边趋势,未来我们还将经历5G技术周期的5G手机换机潮的科技股周期;第二,随着名义经济增速中长期下行,整体估值中枢回落,指数的大牛市还没有到来。但龙头优势不断巩固,估值保持不变甚至提升(也有低成本长期资金流入的影响),龙头估值溢价可能会越来越显著。特别是结合第一个科技成长的龙头。

中国的股市正在经历一个大的变革周期,再说通俗一点,这也是中国经济在逐步从房地产转移到科技之上的变革周期。之前,传统的金融发动机银行+地产抵押创造财富的模式已经过去。进入到了,资本市场+科技的估值扩张模式。所以,我们作为投资者,应该说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如果在你没有赶上上一轮房子的周期,带来财富的增值。那么现在,赶上这轮资本市场机会,还不算晚。

今天写的有点多了,咱们明天有空再聊。

转载请注明:今日股市行情 » 对当下2020资本市场的一些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