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今日股市行情,提供7×24小时股市新闻快讯以及股票市场最新行情,包括今日沪深大盘及全球股市走势分析、专业的股票市场财经资讯。

佛朗斯:忽悠成性 叉车租赁变身物联网科技企业

上市公司 laobai 10浏览

佛朗斯成立于2007年12月,由佛山佛朗斯、侯泽宽、侯泽兵出资设立。是一家集叉车租赁、维修服务、配件销售等业务于一体的叉车相关市场服务提供商。

不过,作为中国叉车第一租赁商的佛朗斯为了上市也是够拼,2019年本想借科创板注册制一步登天,碍于科创板“科技属性”的要求,公司将主营业务与物联网挂钩,并且在上市前突击修改主营内容,增加了机器人等“科技属性”极强的业务。可惜,在经历两轮问询后,佛朗斯无奈选择停止上市。
2020年易边再战创业板,佛朗斯对主营的描述进行了篇幅和内容极大的修改,然而“物联网”和机器人噱头依旧不改,忽悠成性的佛朗斯能否搭乘这一趟科技快车呢?

“物联网”为噱头的叉车租赁商

根据佛朗斯2019年版本的招股书介绍,公司是定位于物联网应用层,聚焦场内物流需求,立足租赁,系基于物联网应用与数字化驱动的场内物流设备运营管理公司,为工业和物流业客户提供设备租赁、维修及整车和配件销售的一站式服务的企业。

同时,佛朗斯未来将以物联网与信息技术为工具,以数字化运营为核心,以遍布全国的服务网络为生态链的基础,以围绕资产管理和客户服务的运营体系为支撑,整合产业资源,打造国内领先的To-B物流和工业设备高维共享生态平台。(见图一、二)

图一:2019年招股书佛朗斯主营介绍:基于物联网F系列智能管理系统

图二:2019年招股书佛朗斯主营介绍:基于物联网F系列智能管理系统

科创板上市受阻后,佛朗斯再战创业板,似乎对上述问题有了一定的认知,对主营营业的描述有较大的修改:发行人是一家物联网创新和数字化驱动的场内物流设备运营管理公司,主要为工业和物流企业提供场内物流设备租赁、维修及整机和配件销售的一站式服务。凭借物联网创新和数字化驱动的线上智能管理平台,以及遍布全国的百余个服务网点组成的线下营销服务网络系统,公司真正建立了面向B端企业“线上+线下”服务的商业模式,推动了公司主营业务快速发展。(见图三)

图三:2020年招股书佛朗斯主营产品和服务介绍

实际情况是,上述两个业务介绍均与佛朗斯公司真是业务有一定差异,实际上,佛朗斯不过是对所有租赁的叉车加装了温度、油水分离、载重等传感器,并利用电信的蜂窝网络对上述传感器的数据进行采集,核心是在于更好的对叉车的故障情况及时了解,并为客户提供及时的维修和保养。

但是,这实质上只是对传统叉车租赁服务的升级,与“物联网”如何扯上关系?2019年,佛朗斯强行与物联网拉关系,其实是想利用科创板“创新”、“科技”的要求方便上市,实则是挂羊头卖狗肉。

有意思的是,科创板上市未果,佛朗斯主营描述突然又大拐弯参从物联网高科技企业,基于蜂窝数据传输的共享式物联网服务供应商,1年不见就改头换面又成为物联网创新和数字化驱动的叉车租赁商了?这种忽悠式的主营业务介绍,是在把投资人和资本市场当猴耍?

忽悠成性:科创板上市前夕变更主营业务

如前文强行与“物联网”攀亲戚的同时,佛朗斯在2019年科创板申报前1个月,增加了机器人等主营。据天眼查资料显示,佛朗斯于2019年5月29日进行了工商资料变更,新增了货架批发、机器人销售、智能机器销售、工业机器人制造、机器人修理、智能机器系统技术服务、立体(高架)仓库存储系统及搬运设备制造、仓储货物堆放架制造、投资、开发、建设、经营管理物流设施、人工智能算法软件的技术开发与技术服务。

此次主营业务的变更,迎合了佛朗斯“物联网”企业的噱头。但是,智能机器人销售、人工智能算法软件开发和工业机器人制造的主营与公司目前的叉车租赁有何干系?不排除佛朗斯将以德国库卡机器人公司为榜样,但如此无所不用其极的削尖脑袋上市,是否有圈钱嫌疑呢?(见图四)

图四:佛朗斯科创板上市前夕变更主营业务

研发能力极为低下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2019年,公司投入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066.06万元、1647.36万元、2268.15万元和2,774.59万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2.86%、2.87%、3.11%和3.12%。截至2019年末,公司拥有113名研发人员。同期,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为4940.23万元、6293.23万元、8,143.40万元和9,425.24。销售费用率分别为13.24%、10.95%、11.15%和10.58%,同行业可比公司销售费用率平均值分别为5.83%、4.87%、4.37%和4.78%。标榜了那么久的物联网高科技公司,研发费用居然不配给营销费用提鞋,轻研发重营销的策略一目了然。

佛朗斯的物联网、数字化高科技公司的“忽悠性”宣传,还可以从公司所列举的可比公司上略窥一斑。包括:杭叉集团、安徽合力、华铁应急和建设机械。主要是叉车制造商。可惜的是,无限往物联网、数字化挤眉弄眼的佛朗斯,研发费用还比不过这些传统的设备制造商,也低于行业2017年至2019年3.22%、3.37%和3.6%的研发费用率。而且,截止2019年末,佛朗斯拥有的专利仅仅是3个实用新型专利权,1个发明专利都没有。这3个专利的名称分别为;一种叉车防丢失定位装置;一种叉车智能刷卡消费及识别系统和一种智能车联网安全管理系统,感觉挺高大上的。(见表一、二)

表一:高科技佛朗斯与传统同行研发费用率对比

表二:高科技佛朗斯专利情况

根据佛朗斯给出的数据,公司2017年至2019年分别有研究人员118人、116人和113人,有意思的是,佛朗斯居然没有按照IPO公司的惯例,披露公司员工的学历结构。可以说研发投入和研发实力对于佛朗斯来说,真是讳莫如深。

流动比率、负债率超危险线

2016年至2019年,佛朗斯流动比率分别为:1.2、1.05、0.97和0.88,而同期行业平均水平分别为:2.18、1.71、1.66和1.3,相关数据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同期的速动比率走势和对比基本相同。

此外,同期佛朗斯的母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2.74%、63.36%、63.9%和66.88%,呈现持续攀升的状态,而行业平均水平分别为:27.41%、31.57%、32.83%和36.39%。佛朗斯负债率远超可比同行水平,即使是与公司业务最接近渤海租赁和华铁科技,佛朗斯也远逊之。如此危险的财务结构,佛朗斯的流动性风险可想而知。(见表三、四、五)

表三:佛朗斯流动比率与行业对比

表四:佛朗斯速动比率与行业对比

表五:佛朗斯母公司资产负债率与行业对比

佛朗斯负债率高,部分原因是公司融资租赁规模的扩大,导致长期应付款中的应付融资租赁款增加,报告期内分别为9,474.07万元、19,838.10万元和40,495.47万元,一年内到期的应付融资租赁款分别为7,194.18万元、16,255.70万元和26,069.95万元。

一年内到期的应付融资租赁款,与长期应付融资租赁款的比例偏大,请公司详细分拆长期应付款中应付融资租赁款的账期,会否将在近年集中到期,引发流动性风险?

长期未给大量员工购买社保及住房公积金

如表六、七所示,佛朗斯存在长期不给大量员工购买社保和住房公积金的问题,2016年至2018年,未缴纳社保的人数分别为286人、188人和171人,占总员工数分别达到28.6%、16.11%和13.96%,比例不低。而为缴纳住房公积金的人数,2016年至2018年分别为996人、1021人和294人,占总员工数的99.6%、87.49%和24%。忽悠成性的佛朗斯,在实打实的投入上面确实还有所欠缺。不过,有科技属性支撑,一般问题不会太大。

表六:佛朗斯2016年至2018年社保缴纳情况

表七:佛朗斯2016年至2018年住房公积金缴纳情况

转载请注明:今日股市行情 » 佛朗斯:忽悠成性 叉车租赁变身物联网科技企业